上市首虧!寶寶樹高管團隊幾近離職 互聯網母嬰賽道顯資本寒冬

張夢琳
2020-04-01 19:25:14

互聯網母嬰平臺正在遭遇不同程度的困境,業績下滑,融資難續。

3月30日,寶寶樹集團(01761.HK)公布2019年度業績。財報數據顯示,寶寶樹在去年經調整凈虧損4.94億元。

其主要收入來源的廣告、電商(直銷和平臺)和知識付費三部分營收均有不同程度下滑。其中,廣告和知識付費收入同比下滑45%左右,分別為3.2億元和1457.4萬元;電商收入直接從2018年的1.35億元跌至2221.4萬元,同比下滑83.6%。?

31日,寶寶樹相關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解釋稱,廣告營收下滑主要原因是受經濟大環境影響,以及廣告行業競爭帶來客戶預算收緊;而在電商業務方面,因為寶寶樹電商升級后,還需要持續的系統優化升級和培養用戶習慣,所以電商業務未達預期。

事實上,早在寶寶樹公布業績報前,3月24日,公司已爆出CTO詹宏勇離職的消息。

這意味著寶寶樹原業務高管團隊已幾近全部離任,包括原副總裁兼商業總負責人、廣告業務總負責人以及產品運營總負責人。

未在寶寶樹財報中披露的知識付費、健康、內容等業務負責人,也均已離職。

“坦白說,2019 年有些挑戰,黑天鵝頻發。”25日,寶寶樹創始人王懷南對外公開表示。

早在去年9月,王懷南在澄清自己“出走”寶寶樹的傳聞時,便已形容母嬰是個長線戰場,并表示 “今天我們不在春天,可能在冬季。”


寶寶樹創始人、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王懷南在2019年9月的直播中

不只是寶寶樹,國內互聯網母嬰平臺整體都不太樂觀,尤其是在母嬰電商方面的嘗試。

“隨著綜合電商在母嬰領域的深度布局,以及云集、拼多多等社交電商平臺的崛起,母嬰垂直電商的商品和價格優勢被蠶食。”3月30日,桐創科技投資總監、母嬰童社群桐道會秘書長王瑀琰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線上流量和消費變得碎片化甚至粉末化,互聯網母嬰平臺需要進行全渠道布局,才能不被淘汰出局。

資本寒冬

在互聯網母嬰賽道上,已經有一批企業倒下。

3月25日,經營洋媽媽互聯網母嬰平臺的北京惠杰科技有限公司員工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公司在兩年前就不做了,投入了太多,入不敷出不好做。

而在半年前,母嬰之家被媒體爆出“跑路”消息,上海市靜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在當時表示,經初步確認,已無法通過登記住所聯系到該企業。

時間再向前推移,母嬰特賣電商平臺荷花親子在2016年8月也宣告倒閉。

“很多互聯網母嬰企業還是處于不斷燒錢的狀態,這就意味著,需要通過大量融資來維持運營平衡。”3月28日,北京京商流通戰略研究院院長賴陽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但融資步伐卻已經放緩。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公開資料發現,包括麥樂購、蜜芽、貝貝網和辣媽幫在內的多家互聯網母嬰平臺,在2017年后再無融資消息傳出。

3月26日,艾媒數據中心發布數據顯示,2019年,互聯網母嬰投融資金額創新低,為10.5億元;而在2016年至2018年,投資金額分別是17.5億元、16.2億元和34.4億元。


“資本助推是互聯網母嬰在2015年之前高速發展的原因之一,但現在看來,資本市場的‘冷’從宏觀來看將長期存在,這將影響著所有互聯網母嬰公司。”王瑀琰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資本寒冬考驗互聯網母嬰造血能力,但目前看來,盈利情況堪憂。

2018年,寶寶樹在港交所上市,從當時提供的招股書來看,該公司在2015年至2017年凈虧損分別為2.86億元、9.34億元和9.11億元。

上市當年,寶寶樹扭虧為盈至5.26億元,但到了2019年,業績再次跌入低谷,全年虧損4.94億元。

此外,上述提到的已經倒閉的互聯網母嬰企業,也側面反映出行業經營困難的現狀。

但互聯網母嬰整體交易規模卻在持續擴大。

根據數據挖掘及市場研究機構比達在2019年5月發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國互聯網母嬰市場研究報告》顯示,其預計2019年母嬰電商交易總額達5891.7億元,增速為23.1%。


同年7月,易觀發布的《中國互聯網母嬰市場年度綜合分析2019》報告也顯示,母嬰市場整體規模常年保持穩定的增長態勢,在2018年中國母嬰市場規模已達2.77萬億,預計2020年將超3萬億;母嬰網絡零售規模預計將在2021年突破7千億元。


為何整體消費環境良好的情況下,互聯網母嬰企業卻擺脫不了入不敷出的困境?

王瑀琰分析,主要還是因為流量困局,母嬰用戶流量過于碎片化粉末化,被新流量陣地和平臺分流了。此外,綜合電商加速布局母嬰板塊、社交電商平臺崛起,都對互聯網母嬰平臺的份額有影響。

而在這支龐大的隊伍中,綜合電商憑借高流量和長時間積累優勢,占據多數市場份額。

比達的調研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互聯網母嬰行業市場各渠道市場占比中,綜合電商平臺占40.2%,母嬰垂直電商僅占18.7%。


轉戰線下

線上日益嚴峻,不少互聯網母嬰平臺轉而在線下開疆擴土。

“公司會根據用戶需求來考慮布局線下的問題,并且母嬰場景許多都在線下,所以公司還是會跟(線下布局)。”上述寶寶樹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3月27日,母嬰綜合社區平臺媽媽網CEO楊剛也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媽媽網在2017年就已經布局線下服務,以后也會持續關注。

Mob研究院對比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間互聯網母嬰類下沉市場占比發現,除了在去年2月互聯網母嬰類下沉市場占比在45%左右外,其余月份占比都在一半以上。

“大家都在說流量紅利枯竭的時候,線下其實才是最大的流量洼地,互聯網母嬰向下走是好的方向。”王瑀琰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王瑀琰認為,每個母嬰店、游樂場、月子會所、早教中心、幼兒園、小兒推拿館,都有一群固定、高頻、高粘性的客戶,誰能把這些分布式的線下流量鏈接起來,實現線上化,就能在任意一個母嬰細分領域找到機會。


楊剛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媽媽網已經布局親子游、月子會所等線下服務場所。

此外,蜜芽同樣延伸產業鏈,開辟兒童樂園,開設自有線下品牌蜜芽樂園;寶貝格子也在加速開設格子優品跨境母嬰店。

但王瑀琰認為,這不是一個互聯網母嬰平臺自己能成就的事情,還是要依托外部合作。

“互聯網母嬰下沉,在營銷、渠道、物流、供應鏈各個方面都會有阻礙,因為線上平臺天然不具備線下服務的基因。”王瑀琰坦言。

互聯網母嬰企業正在通過加盟模式彌補“缺陷”。

在2017年8月,蜜芽開放了加盟計劃,開啟城市合伙人項目,通過加盟拓展門店;寶貝格子也在同年開始著手打造加盟連鎖店。

賴陽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加盟商形式風險很大,如果管理不善將會損害品牌聲譽,前期可能會拿到加盟金的回報,但從長遠看,品牌是沒有后續的延展能力。?

“加盟模式不應該是線上往線下走的第一步,應該是探索新的業態或者新的商業模式成功了之后,再到全國范圍去推廣加盟模式,直接實行加盟模式其實是沒有任何的意義。”王瑀琰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在王瑀琰看來,有時候成為“接口”是更正確的選擇,互聯網母嬰平臺應該找準自己的核心優勢,并且通過合作方式來融合線下服務才是關鍵。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查询今晚七星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一定牛跨度图 广东十一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江苏快3开奖l结果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直播 时时彩万能缩水手机版 st钒钛股票行情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推荐 江西快3综合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选号器 新疆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怎样看股票涨跌 吉林十一选5走势图 腾讯5分彩计划软件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公告 股票开户最少多少钱k 湖北快3走势图012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