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IPO | 科思股份償債能力遠低同行,內部管控存風險

黃祐芊
2020-04-02 09:52:34

短期償債能力遠低于同行,每年卻有逾千萬元的支出用于現金分紅,這樣的“蹊蹺”事正發生在一家IPO企業。

2020年3月26日,南京科思化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科思股份”)成功過會,擬登陸創業板。該公司本次IPO擬募資6.2億元用于產能擴建、研發中心建設、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銀行貸款等項目。但招股書披露,科思股份在報告期內基本每年都有逾千萬元的支出用于現金分紅。

本文將聚焦科思股份,分析該公司存在的潛在風險。

【企業檔案】

科思股份成立于2000年4月20日,主要從事日用化學品原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產品包括防曬劑等化妝品活性成分、合成香料等。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周旭明,與父親周久京通過直接或間接方式持有科思股份85.11%股份,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目前該公司股權架構如下:


時代商學院注意到,科思股份的獨立董事之一崔榮軍,目前已在5家上市企業擔任獨立董事,分別為全筑建筑(603030.SH)、萬盛股份(603010.SH)、金科資源(835476)、三維股份(603033.SH)、銀邦股份(300337.SZ),雖崔榮軍在2019年6月向金科股份提出辭職申請,但由于該公司目前尚未補選新任獨立董事,因此辭職尚未生效。

若未來科思股份成功上市,崔榮軍將身負6家上市企業獨立董事一職,與證監會的相關規定沖突。據證監會發布的《關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獨立董事制度的指導意見》,獨立董事原則上最多在5家上市公司兼任獨立董事,并確保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獨立董事職責。

目前,科思股份擁有3家國內全資子公司,分別為宿遷科思(成立于2007年10月22日)、安徽圣諾貝(成立于2010年11月10日)、馬鞍山科思(成立于2017年8月4日);1家境外全資子公司,為科思香港(成立于2012年5月4日);1家國內全資孫公司,為宿遷杰科(成立于2006年5月24日)。上述公司的主營業務均為化妝品活性成分及其原料、合成香料的生產與銷售,除馬鞍山科思尚未投產,其余子公司、孫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的凈利潤分別為1699.83萬元、4702.32萬元、-291.42萬元、213.68萬元。

本次科思股份IPO的基本信息如下。


一、 償債風險高企

招股書顯示,2016—2019年上半年,科思股份的營業收入分別達6.09億元、7.11億元、9.72億元、5.71億元。2017年、2018年的營收增速分別為16.75%、36.71%,呈穩步上漲趨勢。

不過,判斷企業持續經營能力的指標除營收增速外,公司現金流量凈額、資產負債、客戶集中度等情況亦同樣不可忽視。時代商學院翻閱資料后發現,該公司資產負債率處于行業較高水平,負債基本為流動負債,存在較大短期償債風險。

報告期內,科思股份的資產負債率分別達44.08%、38.67%、42.79%、38.62%,天賜材料、贊宇科技、楊帆新材、愛普股份4家同行可比上市公司資產負債率均值分別為19.01%、20.48%、21.89%、23.11%,約為科思股份的1/2。



時代商學院認為,科思股份的資產負債率超行業均值近一倍,主要系該公司居高不下的短期借款造成。按負債構成看,科思股份的負債主要為短期借款、應付賬款,上述兩項流動負債在報告期內的總額分別達3.47億元、4.14億元、4.13億元、3.86億元,占當期總負債的比重分別達87.19%、82.14%、86.58%、89.56%。


流動負債高企,極易導致企業陷入償債危機。衡量企業在短期內快速變現資產用于償還債務的能力,主要體現在速動比率這一指標上。一般而言,該數值在1以上的視為正常,代表著現金等具有即時變現能力的速動資產與流動負債相等,公司可隨時償付全部流動負債。

那么科思股份的短期償債能力如何?

翻閱招股書發現,2016—2019年上半年,科思股份的速動比率分別僅為0.28、0.32、0.29、0.35,遠遠低于1。同期,該公司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均值分別達2、2.72、2.18、2.36,超出科思股份約200%。


流動負債高企,短期償債能力處于行業墊底水平,但這似乎絲毫不影響科思股份進行現金分紅。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該公司的銀行短期借款分別達1.87億元、2.14億元、2.31億元、2.4億元,呈逐年上漲態勢。同期,科思股份卻分別支付現金股利4000萬元、1239.9萬元、846萬元、2116.5萬元,占當期凈利潤比重分別為91.98%、28.98%、9.76%、31.19%。


針對上述問題,3月30日,時代商學院向科思股份發函詢問,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值得關注的是,科思股份在報告期內的客戶集中度較高,前五大客戶銷售占比基本在70%左右;且公司產品主要銷往國外,有近9成收入來源于境外市場。若下游客戶受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減少訂單數量或因資金周轉問題無法按時支付貨款,科思股份經營業績或營運現金流將受影響,公司償債風險將進一步攀升。

二、 內部管控存漏洞

科思股份處于精細化工行業,生產所使用的原材料如苯甲醚、氰基乙酸乙酯、甲醇、乙醇等,皆屬于危險化學品、易制毒化學品,對安全生產有較高要求。且該行業在生產過程中將排放廢氣、廢水、固廢及產生噪聲,對環境存在一定污染,因此環保要求較高。

不過,時代商學院發現,科思股份在安全生產及環保問題方面均受過相關部門行政處罰,存內部管控風險。招股書顯示,2016—2018年,科思股份的罰款支出分別為2.36萬元、0.93萬元、10萬元。


其中,2016年1月支付的罰款為馬鞍山市環境保護局開出的處罰,原因是科思股份子公司安徽圣諾貝排放水污染物超標。2017年12月,宿遷科思和宿遷杰科因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違規建設衛生間及配電室,被宿遷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處罰。2018年3月,宿遷市宿豫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對宿遷科思作業前未進行動火分析,生產、儲存、使用部分危險物品,并未采取可靠安全措施及北區廠區罐區一臺空氣呼吸器壓力低于正常工作壓力等問題,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

此外,宿遷科思及宿遷杰科前安全環保科主任尹平在2014年4月因犯污染環境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4萬元。

據江蘇省泰州醫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2016)蘇1291刑初210號文書,宿遷科思安全環保科主任尹平在明知“紅油”(精餾殘渣)是危險廢物的情況下,仍將上述危險廢物(約280桶)出售給無危險廢物經營資質的張貴,非法獲利7000元。張貴在混合調制實驗過程中,曾因發生劇烈化學反應,挖坑填埋混合危險廢物約400公斤。案發后,公安機關現場查扣上述危險廢物56.53噸。

時代商學院認為,尹平作為公司安全環保科時任高管,卻無視危險廢物的處置及安放管理要求,私自進行處理,側面反映出科思股份的內控存在較大漏洞。同時,截至2017年末,科思股份向關聯方GrandIndustrial(HongKong)Limited(下稱“GrandIndustrial”)拆出資金合計60.9萬元,而該筆借款系GrandIndustrial在2013年注銷前所欠款項。2017年,GrandIndustrial注銷前股東之一周旭明代為歸還。而周旭明既為科思股份實控人,又為GrandIndustrial股東的身份,頗有占用公司資金的嫌疑。

【嚴正聲明】本文(報告)基于已公開的資料信息撰寫,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未經時代商學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及微信公眾平臺不得引用、復制、轉載、摘編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內容。獲得授權轉載,仍須注明出處。(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查询今晚七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