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貨新手羅永浩:直播不是創業,就是賺錢

劉煒祺
2020-04-02 11:01:42

口誤、“價格”翻車、頻頻離場、流程混亂……直播帶貨界新人羅永浩的第一次直播,在一陣唏噓中落下了帷幕。

想聽相聲的抱憾離場,想買貨的失望而歸。

“這次不能叫做創業,就是賺錢。”4月1日,一位羅永浩鐵粉這樣對時代周報記者說著。

相比兩位賣力解說產品的“小助理”朱蕭木和黃賀來說,老羅對首次直播顯得過于“漫不經心”。不夠投入、心不在焉、不耐煩、機械而潦草的走完流程,在很多人看來,老羅不再是那個“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充滿激情的老羅。

“為生活所迫的中年人”、“成年人的體面是放下面子去賺每一分錢”、“賣藝還債”、老羅“中年危機”……太多諸如此類的話語被熱烈討論,一個被生活壓彎了腰的中年男人形象成為老羅新的標簽。

但數據卻還不錯。在抖音直播的這兩個多小時里,老羅早已完成了超過1.1億元的支付交易總額,收看這次直播的累計觀看人數也超過4800萬。根據第三方監測軟件顯示,直播打賞收入超過300萬元。

同日,一位品牌企業工作人員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坊間傳的坑位費60萬這個事情,我知道的部分品牌比這個高。”按照60萬一個坑位費計算,22款產品就是1320萬元。

4月1日,小米相關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對于合作直播電商,我們一拍即合,我們相信他的影響力,也想嘗試與頂級流量合作的效果。”

同日,一位聯想內部人士也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他所在的團隊是聯想中國區Social團隊,會時刻關注社會化媒體熱點,看到羅永浩微博要做直播,就第一時間建立聯系。之后“一個電話會、一個現場會、一個微信群”,3天時間快速談定合作。

在直播過程中,老羅表示,未來計劃以周播的速度適應直播節奏,然后再以一周兩到三播逐漸過渡到日播的節奏。


“賣不賣貨不重要,有個曝光就行。”

網易嚴選方面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團隊在老羅宣布入局電商直播的第一時間,就聯系了老羅團隊并提出了合作想法。第二天針對選品要求、商品清單、價格、庫存等細節進行討論,一周之內合作迅速落地。

時代周報記者從聯想和網易嚴選方面獲悉,此次有多款品牌同時找上老羅,因為首期直播只選擇了20幾款,所以競爭非常激烈。

“不是誰大牌誰就可以上,所有商品最終都是老羅來定。”某品牌方工作人員稱,自家首期推薦的第一款產品曾因為某種原因被告知只能延后,不能在首期出現。不過在合作即將取消之際,他們向老羅推薦了另一款產品,這款產品打動了老羅,最終入選首期,這個過程充滿了“戲劇性”。

就像老羅說的,“賺不賺錢不重要,交個朋友。”品牌方的核心訴求也是“賣不賣貨不重要,有個曝光就行。”

“相比于帶貨銷量,這次合作帶來的品牌曝光我們更關注。單純通過老羅或者其他主播單次帶貨總量,其實只是占我們整體銷量很小的一環。”網易嚴選方面表示。

對于未來直播室商業模式,羅永浩在直播中也做出了回應。“廠商把東西拿來賣,我這個首席產品官會嚴挑細選,選好后再來一個首席忽悠官把這個推廣出去,企業有品牌露出和推廣,我們自己則是把銷售的流水做出去后從中抽取很低的抽成。”老羅認為,直播室業務如果能夠跑順,未來將會是三方共贏的局面。

縱觀老羅的創業經歷,流量一詞如影隨形。因為流量加持,老羅每一個創業項目無一例外的都能成為輿論的焦點。

比如,錘子科技每一場發布會都能成為科技界的春晚;子彈短信實現7天1.5億元的融資神話;小野電子煙迅速從無到有,甚至被外界稱作行業黑馬;直播首秀引發全行業關注。

這是屬于第一代網紅羅永浩的“核心武器”,流量就像雪球一樣,為羅永浩帶來源源不斷的創業資源。

“直播電商成功的首要關鍵是流量,對于老羅來說流量已經準備就緒了,不管是買貨還是聽相聲,有流量直播就成功了,變現是流量堆積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結果。”4月1日,微博博主Not-August稱。


老羅首秀產品清單

“興許賺錢還債就不搞了”

“性格決定命運,他有個性格:不遵守規則。”4月1日,百聯咨詢創始人莊帥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但世界有它的運行規則,改變之前需要先遵守它,并且需要讓自己足夠強大到確定可以改變它,否則在此之前要遵守規則和尊重原則。”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這句經典語錄完美的詮釋了老羅一路走來的創業之路。

從高中輟學,到如今成為一代人心中崇拜的創業者,老羅堪稱是人生逆襲的最佳典范。但是他的創業之路并不一帆風順,雖然每次都在萬眾期待中開始,但最終都以失敗告終,甚至時常被外界調侃“總是走在風口消散之際”。

在做錘子手機的時候,羅永浩不遵循商業社會的規則而有些“偏執”的個性逐漸顯露出來。

3月30日,曾在錘子科技工作5年多的開發工程師小梁(化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T1 產能不足和質量問題是很大的因素,當時據說有10萬個訂單,要是手機做出來并且沒啥質量問題,那口碑一下子就上去了。但是手機設計得有問題,工廠也不好生產。”

錘子手機最大的特點就是追求極致簡約的工業設計,但很多消費者對此并不認同,認為有些設計是不實用的,并沒有解決痛點。

但是羅永浩并沒有改變自己的商業思路,依舊追求自己的“小而美”。這種偏執的個性從他的發言中也能窺見一二,比如他曾說“我相信,偏執是一件幸運的事情,在制造業,他是美德。”“以傲慢與偏執回敬傲慢與偏見”。

在做子彈短信的時候,羅永浩對子彈短信的定位依舊是注重細節,比如研發出語音進度條功能,語音輸入轉文字等功能,甚至一度打出“解決微信痛點”這樣的營銷宣傳策略。但最終,該團隊依然沒能逃過被解散的命運。

做小野電子煙的時候,羅永浩強調這是一款減害霧化電子煙。因為“減害”一詞被質疑虛假宣傳,被方舟子“打假”而炒得沸沸揚揚。

經過以上創業經歷,外界對于此次羅永浩再戰直播電商的結果也都猜測不斷。

“在我眼中,羅永浩就是文青,能掙點錢,但不適合做企業。不看好他做直播,興許賺了錢夠還債了就不搞了。”前錘子科技員工小梁對此表示道。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查询今晚七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