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線下到線上:中國“互聯網殯葬”服務緩慢升溫

梁施婷
2020-04-03 11:09:19
將殯葬服務搬到網絡,遠不只是提供網絡拜祭,或者利用直播平臺代拜這么簡單,“互聯網+殯葬”的服務還涵蓋到殯儀服務、選購墓地和祭祀用品、墓地安葬等,甚至策劃安葬儀式。

8c05b923-9235-47be-9128-f9c15fd714d6.jpg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老父親您離開女兒119天了,女兒天天都在想您……”“2020年的清明節是個不尋常的節日,因為疫情不能前去看望您了……”

4月3日,距離中國傳統的清明節只有1天時間了,但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的清明節氣氛與往年大不相同。為防控疫情傳播,國內多地已叫停了清明拜祭活動或者采取限制措施,不少人選擇將對親人的思念和拜祭放到網上。

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副司長范瑜亦在4月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今年清明祭掃實行限流預約等方式,此外將大力推廣網絡祭掃(云祭掃)等非現場祭掃方式,減少人員聚集。

疫情期間,網上拜祭活動大規模鋪開,成為了陵園的標配服務。然而,這種互聯網風格的拜祭方式多年前就已經出現,在近10年來,互聯網殯葬行業也走過了一段高低起伏的道路。

互聯網+殯葬

在了解到廣州、中山、韶關等地都相繼出現暫停清明拜祭的通知后,清遠孖龍山陵園已經做好了轉為網上拜祭的安排。該陵園于3月初已經開始進行平臺的調試,到了18日正式在微信公眾號上線了網上拜祭的功能。

在廣東省出臺的關于今年清明掃祭期間工作通知中,民政廳鼓勵各陵園盡可能提供網絡祭掃、代祭服務等替代性服務。清遠孖龍山陵園的曾主任在19日向時代財經表示,近期暫停拜祭服務對陵園收入有比較大的影響。但他表示,由于采取網絡化的服務,陵園在服務質量方面的能力有所提升。

現場拜祭服務暫停后,為線上平臺帶來了巨大的流量。以上海福壽園為例,截至3月23日的11天里,該陵園網上祭掃訪問量就突破了12萬次。據福壽園生命服務院院長伊華介紹,市民可以通過微信公眾號進入實景園區,輸入逝者的墓穴號或者姓名,就可以在屏幕上再現逝者的墓碑,并進行虛擬的敬茶、獻花、點蠟燭等操作。

另外,如購買35至200元不等的服務套餐,陵園還可安排工作人員代為祭掃,并通過直播、錄播等方式反饋給消費者。

據時代財經了解,近些年來,國內不少陵園都已經推出了代客拜祭的服務。

南京雨花臺功德園在2017年就已經推出了相關服務,有代拜需求的市民進入該陵園官方微信公眾號并輸入密碼后,即可在微信直播間觀看陵園的服務全程。雨花臺功德園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稱,開設微信直播的背景,是現代人生活半徑增大,導致原本作為“剛需”的回鄉祭掃時常難以實現。

雖然提供網上拜祭、代拜服務的技術要求不算高,但具有這方面互聯網服務意識的陵園并不多。杭州超算物聯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家提供殯葬信息化建設的公司,主營業務包括了為陵園搭建網絡拜祭平臺。但該公司的一名負責人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表示,目前殯葬信息化的技術仍然冷門,“一個月大概只有一個客戶,甚至沒有。”

據時代財經了解,要將殯葬服務搬到網絡,遠不只是提供網絡拜祭,或者利用直播平臺代拜這么簡單,“互聯網+殯葬”的服務還涵蓋到殯儀服務、選購墓地和祭祀用品、墓地安葬等,甚至策劃安葬儀式。

在2014年,張先生與其他合伙人在北京創辦了秋葉網,提供購墓、安葬一條龍的互聯網殯葬服務。張先生在3月下旬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透露,由于受疫情影響,近期祭祀服務的流量暴增。“大家沒法去現場進行祭掃,所以很多都人會選擇委托第三方公司進行遠程祭掃。”

據了解,目前秋葉網的客戶大部分集中在40-55歲之間,以中老年居多。張先生告訴時代財經,在創業初期,他也曾考慮過如何將傳統的殯葬行業與互聯網的特點相結合。他認為,產品可以通過互聯網類的電商選購,但場地服務因其特殊的場景,對時效性要求很高,面對面服務的環節多,且地域分散,需要很多實體提供服務,因此這些業務只能走平臺化,通過平臺產品化讓實體更好地服務客戶。

公益性與市場性的矛盾

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張先生和他的合伙人了解到殯葬行業存在信息不透明、不對稱的現狀,相關服務的價格及水準也參差不齊。因為早前曾有360、阿里云等互聯網公司的工作背景,張先生希望通過互聯網的方式來打破這種機制。

張先生所指的殯葬行業信息不透明,以及存在暴利等情況,一直都被外界所詬病。多個公開數據顯示,殯葬行業是一門高利潤的生意。被稱為“內地殯葬第一股”的福壽園國際集團在2013年登陸港交所,彼時福壽園的招股書中曾披露,當年前六個月公司整體毛利率達到80.4%,凈利潤率高達38.5%。

時代財經查閱福壽園2019年的業績報告發現,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該公司年度收益總額約人民幣18.5億元,與上年度比較增加約12.1%。實現凈利潤人民幣7.35億元,較2018年增長19.4%。

隨著中國人口老齡化加劇,殯葬行業的市場需求勢必會越來越大。前瞻產業研究院測算預計,2020年中國殯葬行業的市場規模將在5000億元左右。而中國殯葬協會更是曾預測,2020年中國殯葬業消費額將高達6000億元,到2023年會達到1萬億元的規模。

而殯葬行業內存在的亂象也引起了政府的關注。民政部在2018年9月公布了《殯葬管理條例(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在說明條例修改起草原因時,民政部表示,殯葬商品和服務價格虛高,公墓墓位價格貴、占地多、墓碑大,引發群眾不滿等問題亟須解決。

同樣是為了改善傳統殯葬行業的亂像,早在2014年已經涌現出一批如“彼岸”、“一空網”這樣的互聯網殯葬服務平臺。創業者們希望將互聯網的服務注入殯葬行業,改變行業現狀。

但三年之后,“互聯網+殯葬”的概念逐漸退潮,“彼岸”、“恩華情”、“ 恩雪天使”等一批殯葬服務平臺相繼倒閉。原彼岸創始人徐毅認為,倒閉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成本高、收益差,對于“互聯網+”的殯葬模式,消費者的接受程度依然不夠。

張先生坦言,他在網站建設初期也看不清未來發展的方向。“當時的用戶習慣導致在網上的搜索量確實比較小,并且網站上線初期沒有足夠的知名度。”縱使目前線上流量增長快速,但他還是指出,目前殯葬行業大部分的流量還是集中在線下。

在大多消費者看來,殯葬是傳統的消費行為,而殯葬行業背后也脫離不了其固有的民生屬性。因此在中國,殯葬行業是民生行業,屬于半公益的性質。

殯葬行業的大多數資源受到政府統一管理,但通過網絡,部分殯葬服務逐漸走向前臺對接消費者,成為市場化的行為,也在不同環節呈現出市場化程度各異的格局。

廣發證券的研報曾指出,中國的遺體處理業務和殯儀服務業務受到政府高度管制,私營企業參與較少,且盈利能力較弱,大部分殯儀館處于微利甚至虧損狀態。而墓地服務業的市場化程度較高,行業保持較高的利潤水平。

墓地服務雖然已經實現了一定的商業化,但是政府對相關的營業許可審批依然設置了嚴格的監管,企業想要獲得合法經營資格的審批流程和注冊手續十分復雜,因此墓地資源稀缺性很高,行業壁壘也很高,行業呈現地域壟斷特征。

遼寧阜新北山公墓工會主席時代華曾在中國殯葬協會官網上撰文指出,殯葬業首要的基本矛盾是公益性和其市場化的矛盾,是應由政府包辦還是放到市場中發展的矛盾,導致殯葬行業暴利的現象。

在從事了殯葬行業6年之后,張先生認為,家屬對互聯網殯葬服務絕大多數都是滿意的。“殯葬的本質沒有改變,只是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優化了客戶的體驗。”

他依然對未來互聯網殯葬行業的發展抱有希望,隨著越來越多用戶對“互聯網+殯葬”認知的提高,將改善傳統殯葬業混亂的現象。他認為,服務型的殯葬服務肯定會逐步市場化,資源型服務的關鍵環節,應該走向有限的市場化。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
中疾控專家曾光:北京這次疫情中病毒毒株不像國內流行的類型
中疾控專家曾光解讀北京疫情:不會大規模封鎖,目前比三級防控還要嚴格
疫情和經濟雙雙失守,巴西面臨22年來最嚴重通縮
停擺142天損失40億美元,圖說NBA復賽背后的經濟賬
掃碼分享
查询今晚七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