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超8萬,歐洲這個“抗疫優等生”終于建議民眾戴口罩了

劉沐軒
2020-04-03 21:19:27
“德國的醫療體制仍然很強健,德國確診人數多并不能說明它的疫情比其他國家更嚴重,其原因是德國的病毒檢測能力強。”德國問題研究專家、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晨說。

隨著德國的新冠肺炎確診總人數超過8萬,德國聯邦公共衛生研究所終于在4月2日改口建議無癥狀的人佩戴口罩,減少新冠病毒的傳播。

此前,德國聯邦和州政府曾多次討論并建議,只有出現相關癥狀的人才應該戴口罩,除此之外要優先保障醫院的口罩供應。

同時,在與德國16個州的州長舉行了電話會議后,仍處在自我隔離狀態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宣布,將德國的社會隔離措施延長至4月19日。

微信圖片_20200403071821.jpg德國總理默克爾。(圖源:法新社)

但這并不意味著德國人的社交生活在4月20日就能得到恢復。默克爾解釋說:“我不確定這需要多長時間,我們將在4月14日再次討論。”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據,截至北京時間4月3日11時,德國確診病例84794例,死亡人數為1107人,確診人數已經超過中國,僅次于美國、意大利和西班牙。

但對此,德國問題研究專家、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晨在4月3日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表示,德國的醫療體制仍然很強健,德國確診人數多并不能說明它的疫情比其他國家更嚴重,其原因是德國的病毒檢測能力強。

檢測效率或達到日均20萬人次

德國抗疫的“優異成績”與許多因素有關,而高效的病毒測試能力就是其中之一。

“舉個例子,假設德國一天可以檢測2萬人次,可能測出其中有5000人感染,而法國一天能檢測檢測5000人次,測出其中有3000人感染。”劉晨指出,表明上看起來,德國的疫情似乎比法國要嚴重,但實際上并非如此。

據德國之聲報道,被譽為“德國鐘南山”的病毒學家德羅斯滕也曾表示,目前德國死亡人數的比例如此之低的原因,是德國方面正在做大量的病毒檢測。他估計,德國現在有能力每周進行50萬次的病毒測試。

與此同時,西班牙的測試能力約為每周10.5萬至14萬人次,而意大利約為20萬人次。但值得注意的是,可能也正是因為西班牙和意大利進行檢測次數相對較少,使得大量輕度或無癥狀的病例沒有被列入確診,導致這兩個國家的新冠肺炎死亡率高得駭人聽聞。

020年4月1日,在德國柏林,隨著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傳播繼續,在火車總站前看到一個空曠的廣場。路透社.png4月1日,德國柏林火車站前空無一人的廣場。(圖源:路透社)

除此之外,據法新社4月1日報道,以德國紅十字會的塞夫里德教授和法蘭克福大學醫院的切澤克教授為首的一個聯合研究小組成功開發出一種方法,能夠大幅提高檢測新冠病毒的效率。

黑森州科學部長多恩于4月1日宣布,這一新型測試手段可將德國目前日均檢測4萬人次的水平一下子提升至日均20萬至40萬人次,而且無損于診斷質量,并可以馬上在全球范圍投入使用。

多恩指出,新冠病毒抗疫戰的一大重要目標是提高檢測能力,"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及早確定感染者,將其隔離,以保護他人。"

據時代財經了解,通常情況下,從當事人的喉嚨或鼻腔內取出的粘膜采樣會被單獨檢測,而在這個新方法中,專家們會將多個采樣同時置入一種特殊溶液中,運用聚合酶鏈式反應技術(PCR)檢測其整體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一旦檢測結果呈陰性,則其中所有的采樣均無新冠病毒,而若整個檢測結果呈陽性,則將再對每個取樣進行單獨測試。

黑森州科學部在一份通報中表示,該項發明已在美國和歐洲申請專利,經由歌德大學知識轉讓公司Innovectis,這一技術可立即提供給其它感興趣的機構。

醫療資源仍可援助鄰國

除了把盡可能多的患者檢測出來,真正控制疫情還需要確保這些患者能夠得到適當的治療。在這一點上,德國同樣擁有優勢。

德國的醫療資源在全球領先,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8年的數據顯示,德國每10萬人對應33.9個配有呼吸機的重癥監護病床。這樣的病床在全德國約有2.8萬張,而普通病床總數約為50萬張。

不僅如此,為了充分應對疫情,德國政府還計劃將重癥監護病床和普通病床的數量翻倍。

相比之下,意大利每10萬人中僅對應大約8.6個重癥監護病床,而在重癥監護病床總數上,法國有7000張,意大利有5000張,英國有4000張。

除此之外,劉晨還指出,由于德國還有不少空閑的重癥病床,它也在向鄰國伸出援手。

據德聯社報道,德國醫院已經收治了來自意大利和法國的數十名患者。接受國外患者的德國醫院也表示,接收這些患者并不是徒增壓力,反而將使他們的醫生和護士能夠學習如何治療新冠肺炎重癥患者,這也反映出德國醫療系統對控制疫情的爆發充滿了信心。

但與此同時,德國官方也在不斷強調,該國目前仍處于爆發初期。據美聯社報道,德國聯邦公共衛生研究所的高級政府醫學顧問維勒表示,他不排除德國醫療體系會達到極限。

因此,德國衛生部長斯潘也提醒人們:“現在仍然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醫療資源相對充足,但德國在口罩方面也與其他歐洲盟國一樣,未達到“口罩自由”,甚至還出現了戴不戴口罩的爭論

在中國的疫情防控措施中,從一開始就要求人們戴口罩,并沒有出現關于戴不戴的爭論。

但令人費解的是,在許多西方國家,關于口罩是否能抑制病毒傳播卻一直存在著不同的聲音。通常的解釋是,這是由于當地醫療資源缺口較大,政府為了優先保障醫護人員的口罩供應而采取的策略。

巴法力亞超級市場佩帶的面罩的人們照片:DP.jpg巴伐利亞一家超市中戴口罩的民眾。(圖源:德新社)

此前,德國聯邦公共衛生研究所在其官網的口罩指導建議中,一直堅稱口罩可以有效減少患者傳播他人的風險,但是并沒有科學研究能證明健康人佩戴口罩可以減少被感染的風險。

事實上,在德國佩戴口罩還有被歧視的可能。在德國北威州一家國際物流公司實習的張先生在4月3日對時代財經表示,之前一些當地民眾會歧視戴口罩的人,因為他們認為只有有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

據張先生介紹,此前雖然當地大多數公共場所都已經關閉,但人們進超市等地方還是會采取限流和排隊間隔1.5m的措施,并不強制要求戴口罩,也不會測體溫。

而在德國的權威機構改口后,張先生表示,有部分超市開始強制要求客人戴口罩,進門也要先進行消毒,街上戴口罩的人也慢慢變多了。

但口罩在德國市面上還是很難買,張先生表示,“口罩和消毒液根本買不到,我的口罩是實習公司發的。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街上其他戴口罩的人是怎么搞到口罩的。”

會先從疫情的經濟陰霾中“畢業”嗎

雖然在疫情控制上,德國面臨的壓力似乎不大,但疫情所帶來的經濟影響仍不可小覷。

對此,德國財政部長舒爾茨備充滿信心。他表示,該國在保護其經濟免受疫情侵害的斗爭中揮舞著“火箭筒”。

據悉,加上德國政府將于4月30日通過的1.1萬億歐元刺激措施,德國在疫情期間的經濟刺激計劃規模總額已經超過德國GDP的30%

對此,據德新社報道,牛津經濟研究院首席德國經濟學家拉考表示,這些措施成為該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攬子計劃,也意味著德國迄今為止在財政回應的速度和規模方面都處于世界領先地位。

相比之下,根據德國伊弗經濟研究所此前公布的報告,新冠肺炎疫情將給德國經濟造成2550億至7290億歐元的損失。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直接的經濟刺激,另一項起到重大作用的政策便是短時工作制。

對此,柏林赫蒂學校公共政策教授哈塞表示,這項政策是德國在2008年金融危機后能夠如此迅速復蘇的原因之一。

如果公司申請了短時工作制度,企業就可以不必在經濟低迷時解雇工人,因為政府會支付一部分工人的工資。企業將可以從德國聯邦職業介紹所(BA)獲得短時工作補貼來支付工人的工資,而政府通過這份補貼會支付危機發生前工人薪水的60%,如果是有子女的工人,則為67%。

如果危機消除,工人可以恢復到完全的就業狀態,這也給保障了德國公司在員工教育和培訓上的投入不會白費。

德累斯頓附近的德國工程師.jpg一名德國工程師在生產車間工作。(圖源:德國之聲)

早在今年3月13日,德國聯邦議院就通過立法擴大了該制度的規模,使企業的申請變得更加容易,以滿足疫情大流行期間擴大的需求。

據德聯社報道,在短時工作制重啟的第一周,有超過7.6萬家公司申請了該計劃。而去年同期的每周平均申請數是600家,當時中美貿易摩擦和英國脫歐打擊了德國的工業。

而根據德國ifo經濟研究所在3月30日的預測,預計在未來三個月內德國25.6%的公司將申請短時工作制。德國政府預計將有235萬工人得到補貼。

對此,劉晨也表示,德國的短時工作制在穩定就業、降低失業率方面會做出很大的貢獻。

與此同時,由于棘手的失業問題得到短時工作制的緩解,經濟學家們對于德國經濟快速復蘇的預期也隨之提高。

據德新社報道,德國經濟專家委員會預測,德國2020年全年經濟將萎縮2.8%,但2021年將會增加3.7%。

法蘭克福歌德大學經濟學家維蘭德也表示,德國此次的經濟衰退將比十年前全球金融危機后的衰退更深,但不會更長。他預計,德國經濟將在2020年前六個月急劇下降,隨后出現復蘇。

“這不像一場資本存量被摧毀的戰爭,在疫情造成的衰退中,許多企業可以迅速恢復運營。但不確定性仍然是巨大的。”維蘭德說。

但對此,劉晨并不十分認同。他認為,德國經濟迅速恢復是很難的,因為德國是一個出口性導向的國家,十分依賴世界經濟大環境。“就算疫情能夠在德國比較早得到控制,但如果歐洲其他國家的疫情一直居高不下,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也比較嚴重的話,對于德國經濟來說都是不好的信號。”

除此之外,歐盟和歐洲央行的政策也是影響德國經濟復蘇的重要因素。

劉晨表示,雖然歐洲央行已經計劃拿出7500億歐元來購買疫情嚴重的國家的國債,但歐盟接下來的舉措還有待觀察。

此前,在歐盟國家3月26日召集的一次視頻會議上,意大利希望歐盟能動用歐洲穩定機制(ESM)余下的4100億歐元,用以挽救因疫情帶來的經濟沖擊,但德國方面卻不同意。劉晨指出,最終歐盟國家并沒有就經濟政策達成一致意見,當時定下14天后(4月10日)再開一次視頻峰會。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時間點是,歐盟委員會計劃最遲在4月中旬制定關于走出新冠疫情危機的戰略,屆時可能會有更具體的舉措放出。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
時代投研 | 疫情下A股一季度IPO報告:募資額同比增兩倍,三大券商承銷入賬10億
?冰火美團:疫情阻斷盈利路
人大楊偉國:加速發展數字平臺經濟 擴大新增就業空間
疫情催變國際糧食出口格局 中國穩字當頭
掃碼分享
查询今晚七星开奖结果